第四章 成交(1/1)

顾月影打心底里是不太相信鬼神的,哪怕在她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也是如此。但是,人一旦身处走投无路的绝境下,本能的会去尝试,哪怕是她不太相信的鬼神,只要能满足她要求的,都会义无反顾的去尝试。

原本她都打算走了,但是丰裕的一句话又让她心生希望。

“这位先生,你刚刚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顾月影眼巴巴的看着丰裕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一旁的刘邦有些搞不清楚状况,不是要走了吗?怎么又说上了?不会真的是要做一场戏吧?想到这里,他就打足了精神观察起来,想要从他们俩的神情上发现些什么。

“没什么意思,实话实说而已。”丰裕没有着急给顾月影介绍店里的东西,反而象是跟人闲聊一般,而且态度还很平淡,看不出要留住这个顾客的意思。这样的反应,让刘邦更加的起疑,难得有个顾客进店,你不给人介绍介绍,这生意怎么做的成?还是原本就说好的,所以就不需要做这些了?

丰裕的话让顾月影有些举棋不定,她实在猜不出对方的心思,但是她又不想把这丝希望不明不白的丢掉,“对了,我姓顾,照顾的顾,还没请教先生贵姓?”说着,她就伸出了手。既然猜不透,那就聊聊,如果真的能打动她的话,她也不介意在这里花个几十万。

丰裕微微一笑,与顾月影握了一下手道,“在下只是一个小店主,哪有什么贵不贵的,我姓丰,丰收的丰。”“丰先生,你好。”顾月影也跟着一笑,这笑容有些凄然,配上她精致的面容就更显得动人了。“刚才路过你的店,一时好奇就进来了,不知道丰先生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,你的店里卖的都是些什么商品?”

顾月影的话让刘邦点了点头,这才象点样子,作戏也得作全套啊,至少得让看的人能信服不是?

“既然顾小姐有兴趣,那我就给你介绍一下吧。”说着,丰裕好像还有些不情愿的样子,来到玻璃柜台前说道,“这个柜子里的是低阶的破魔咒,它的作用是能够驱散身体里的一些负面气息。”说着,丰裕又指了指里面的雨花石状的所谓破魔咒道,“因为它本身的材质问题,功效也不是很强,不过,一般的负面气息也足够应付了。”丰裕的介绍让两人一愣,哪有自己贬低自己的啊?不过,越是这样,顾月影就越看好。

“什么是负面气息?”顾月影来了兴致,这些东西难道就是所谓的法器?可是一般的法器不都是木头或者玉石做的吗?能用雨花石来做吗?“所谓的负面气息,说的通俗一点就是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,再说白一点,那就是所谓的鬼上身。”丰裕淡淡的说着,看的一边的刘邦直翻白眼,好歹他在这条街上呆了几年了,风水法器什么的也不是没有见过,可是这法器是能批量制作的吗?现在真正的法器,哪一件不是经过漫长的时间才形成的?

对于顾月影来说,丰裕的话让她不由的一阵兴奋,来这西阳街的目的就是为了请一件法器回去试试,没想到这就碰到了。只是这些雨花石怎么看怎么不象法器,而且她还听说了,这法器可不多见,可不是象寺庙门口卖的纪念品什么的就能称作法器。再有一点就是,法器可是有价无市的东西,有法器的人都当珍宝一样藏着,基本不可能会想着卖了换钱。而这柜子里一排的所谓法器,这不能不让顾月影心生怀疑。

“恕我冒昧,我听说这法器可遇而不可求,可看丰先生这里,我怎么没这种感觉啊。”顾月影说的很是委婉,不管是怀疑法器的真实性还是想打听这法器的来处,对于店主来说都是比较忌讳的事情,不过她也是不得不问,毕竟她现在正需要一件合适的法器,换成以前的话,她绝对不会问出口,既然有怀疑,不买就是了。

这一点,刘邦也是很好奇的,从丰裕开店起,他就对这些所谓的法器抱着怀疑的态度,这也是他屡次劝说的主要原因,他实在不想看着这么一个年轻人行那坑蒙拐骗之事,好在这里一直都没有开过张,他也就打算徐徐图之,只要没有收入,自然就得关门。在他看来,没有哪个人会傻到花十万块钱去买一块雨花石的。

丰裕并没有被顾月影的话影响到,淡淡一笑后有些傲然的说道,“所谓的可遇不可求,不就是顾小姐现在的情况吗?”这话说的很是傲然,把顾月影和刘邦两人都说愣了。

顾月影皱眉思索了一阵,又仔细打量了一阵丰裕的神情,她不得不承认,对方的话虽然让她有些意外,但仔细想想却还是有些道理的。什么是可遇不可求?一般来说就是哪怕你遇到了也买不到,可她现在的情况是,遇到了她不敢下手买,如果换成一个不是急需法器的人,遇到这样的情况多半是不会买的。这不买和没买到的结果是相同的,一个是你知道它是法器,但是你买不到,一个是你不知道它是不是法器,你不敢买,最终的结果无非是你买不到和错过两种,而这两种结果从本质上来说是一样的,都是你没能拥有。现在的情况是不是一种变相的可遇不可求呢?

一边的刘邦也在思索良久之后,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丰裕一眼,这小伙子忽悠人的本事还真不小,看似在解释什么是可遇不可求,实际还有一丝激将的意味在里面,连他都差点忍不住要掏钱买一个“法器”了。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已经在两人的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,只要你没有买,那你的心里就永远会有一丝错过的遗憾困扰着你。

“丰先生,我看你这里还有几个柜子,不知道那几个柜子里放的是什么?”顾月影有些拿不准,决定在看看,一边说着一边往旁边的柜子移去。

这安平堂里总共有四个柜子,第一个装的是破魔咒,第二个装的是封魔咒,它的作用是能封印煞气等负面气息,第三个柜子里装的是噬魔咒,它的作用是能吞噬负面气息。当然,这三个柜子里的都是用雨花石制作的,所以它本身的功效不会太强,受限于材质的原因,属于那种一次性的法器。而第四个柜子里装的是玉石制作的三种魔咒,它的功效相对大一些,时效也长一些,自然,价格也贵一些。但是因为玉石的材质不是很好,所以法器本身的品质也没有多高,勉强能够反复使用几次罢了。

这并不是说丰裕制作不出更高品质的法器,而是他不想,即便做出来,有没有人来买是一个问题,买不买的起是另一个问题,不想那么高调则又是一个问题。再说了,法器可不是白菜,想要拥有它,可不仅仅是钱的问题,还要有那个缘分才行。

听着丰裕的介绍,顾月影对最后一个柜子里的东西更感兴趣一些,毕竟是玉石制作的,比雨花石什么的要靠谱的多,可是一看那标价,她就有些不淡定了,整个柜子里就三块玉石做的平安扣,而且还是那种品质很低的玉石制作的平安扣,标示的价格却贵的离谱,最便宜的破魔咒就要一百万,最贵的噬魔咒要三百万。

顾月影不得不深吸了几口气,压制了一下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,这纯粹就是抢钱啊,一块石头十万,一块最差的玉石要上百万,谁买谁傻啊。“丰先生,你看是不是能打个折啊?”顾月影刚说完就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,上百万的东西,打一折也是几十万啊,虽然她不缺钱,可也没到钱不当钱的地步啊。只是她的潜意识里不想让她错过,或许还有那句可遇不可求的因素在,但更多的还是对于女儿的疼惜。

丰裕到没多大的反应,一边的刘邦可就忍不住了,连忙站到顾月影的身边道,“小姑娘,你可要考虑清楚啊,这可不是十块二十块的问题。”很明显,顾月影心动的是那些玉石制作的东西,那可是上百万了,即便是作戏,也不可能真的拿出上百万划来划去的,眼前的这个女人应该不是托,而是真的想要买了。

说完,刘邦又转头怒气冲冲的对丰裕道,“臭小子,你还真敢开价啊,你老实说,这东西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,做生意还是要诚信为本,不搞那些有的没的。”

丰裕也没生气,微笑着说道,“老爷子,我可没强买强卖啊,我这本就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,至于值不值,那是买家要考虑的问题。顾小姐也不是小孩了,我想她会有准确的判断的。”说着,又朝顾月影说道,“这样吧,如果顾小姐要买,看在你是我第一个顾客的份上,我给你打个五折吧。”

刘邦还想再说点什么,可是转念一想也就不说了,丰裕说的有道理,明码标价的东西,愿不愿意买是你的事,只要你觉得值,那就可以了,就好像他的古玩店,花几十上百万买赝品的比比皆是,怪只怪你学艺不精,谁也没有逼着你买不是?大家都是成年人,都会有自己的判断,自己可能好心,但别人不一定领情啊。再说了,或许这里的东西就是法器呢?自己也不是做这一行的,怎么就能断定不是呢?

听了丰裕的话,顾月影咬了咬牙,坚定的道,“好,我买了。不过,我能不能请丰先生跟我走一趟,看看到底用哪种法器比较合适?”顾月影想的很清楚,法器有可能是假的,但是这店却是真的,有句话叫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,虽然不一定要找丰裕算后账,至少他有底气开店,那应该不会就为了骗她一个人而已。

还有一个原因,既然这个丰裕能开法器店,那么对于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应该是在行的,让他跟着回去看看,说不定能有一线希望,再不济也能给她出点主意,或者介绍几个高人不是?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