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碰瓷(1/1)

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和丰裕的按摩,顾月影的腿脚在天亮的时候又恢复到了最佳的状态,不仅没有了之前扭伤的后遗症和运动过量的酸胀感,反而变得更加的轻盈有力了,再没有象第一天那样,没走多少路就嚷嚷着要休息的情况发生了。

可能是因为昨晚的按摩太过香艳与暧昧,今天的顾月影似乎对与丰裕的一些亲密举动有些习以为常了,象走路的时候挽着他的手啊,走累了在他身上靠一下啊什么的,做起来格外的自然。

再加上跟在他们身边时不时叫几声爸爸妈妈的顾惜,让他们三人看起来活脱脱一家三口出来旅游啊。

顾月影是放开了心怀,丰裕也并不拒绝这样的亲密接触。随遇而安,随缘而动本就是他的性格。之所以在大学里拒绝了几个女孩子,主要是因为他在心里犹豫着,特别是那些单纯而又年轻的女孩,总觉得不能给她们想要的就别去撩拨她们,最后受伤的可能不止是两个人。

当然,这也不是说顾月影不是单纯而年轻的女孩,就不需要他为了以后的事情做些考虑。而是因为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,他发现对方是一个很需要人去呵护的女人,表面坚强,内心却极其的脆弱。因为顾惜的原因又始终压抑着自己,为了顾惜愿意放弃自己的生活,独自一个人带着她,只为她健康快乐的活着。

这就是母爱的力量,这也是最让人感动的魅力。

于是乎,两个人心照不宣,感情自然而然地在发着酵。

“影姐,我去买几瓶水带着路上喝,你去把车子开过来我们就回去了。”丰裕看到停车场边上有家超市,想起两人带的水都喝完了,就对顾月影说出了他的打算。

“爸爸,惜惜也要去,我想买冰激凌吃。”顾惜很机灵的转过身,牵着丰裕的手就不放开了。

“好吧,那你跟着爸爸别乱跑,妈妈去开车。”顾月影很干脆的满足了她的小小要求,对于爸爸妈妈这样的称呼她也早已习惯,再不会感觉到有什么不妥。

“走,想吃什么自己去挑。”丰裕则牵着顾惜的小手往超市走去。

两个人在超市逛了一圈,陪着顾惜挑了个冰激凌就出了超市,在门口等着顾月影开车过来。可是,两人左等右等,快半个小时过去了却还是不见顾月影的身影,这让丰裕有些疑惑。

只是开个车而已,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吧。

“惜惜走,咱们去看看妈妈到底怎么了?怎么这么长时间还不过来。”说着,丰裕带着顾惜就往停车场而去。

进了停车场不远,丰裕就看见一群人围在场地中间,一辆白色的汽车被围的只能看见车顶,人群争吵的声音不断,围观的人似乎也在各自发表着意见,场面有些混乱。

丰裕远远的看见一个身影,心里不由的一沉,一把抱起身边的顾惜就快步赶了过去。

他看见的那个身影就是久等不来的顾月影,而那辆只能看见车顶的汽车就是顾月影的坐驾——一辆白色的宝马X5。

“你这女人心太黑了,自己开车撞了我们还不承认。别以为有两个臭钱就了不起,撞了人一样要负责任。”一个有些歇斯底里的女声在那里大声的喧哗着,指手画脚的样子很是理直气壮,“大家都来评评理,这些有钱人怎么都这德行?”

“这位大姐,我没有想要不负责任,刚刚我已经跟你们解释了,我的车根本就没有碰到他,是他自己倒在地上的。”顾月影的声音有些气愤,但同样也有些无奈。典型的秀才遇到兵的情况。

“你什么意思?你是在说我们是碰瓷了?你既然这么不要脸,那老娘也豁出去了。”说着,那女人脸上一片狰狞,抬手就是一个巴掌向顾月影的脸上甩去。

顾月影哪见过这样一言不合就动手的阵仗,见对方要打人,吓得头一缩,双手举在前面想要抵挡一下。不过,想象中的打击并没有落下来,顾月影有些疑惑的抬头看过去,发现那女人的手被人拽住了。

“小裕。”顾月影的脸上瞬间一片惊喜,眼神有些欢喜,有些委屈,还有些如释重负。

“你是谁?抓着老娘的手想占便宜吗?”那女人也被丰裕的出现弄的有些搞不清楚状况,但她的气势却没丢,一上来就给丰裕扣了顶帽子。

“妈妈,你怎么在这里?我和爸爸等你好长时间了。”顾惜被丰裕放下了地,小丫头一溜烟的冲进了顾月影的怀抱里。

“好啊,原来还有帮手啊,怪不得这么嚣张。”女人看着丰裕魁梧的体形虽然有些忌惮,但她并没有退缩,反而跳的更凶了,“大家快来看啊,有人撞了人还要打人啊。”一声大喊又招呼来许多不明真相的看客,现场更加的嘈杂了。

丰裕有些无语的松开了女人的手腕,走到顾月影身边轻声问道,“影姐,怎么回事?”

顾月影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,之前还一脸的倔强,现在则眼眶泛红,满腹委屈的说道,“我开车过来,他突然从边上蹿出来,好在速度不快,我刹停了车,可他还是冲着我的车头撞了过来,然后就这样了。”

丰裕听明白了,这就是一起常见的碰瓷而已。安慰了一下顾月影后转身看向躺在地上的男子。这是一个大概五十几岁的男人,双手抱着一条腿不断的呻吟着,地上可见一滩鲜红的液体,似乎是他流下的血液。

“这位大姐,我看这边上装有监控探头,要不我们去看看监控,如果真的是我们撞的,我们会负责的。”丰裕发现了事发路段边上正好有个探头,也就不想跟那女人啰嗦了,干脆用事实说话吧。

“行啊,看监控就看监控,我到要看看你们有什么花样。”那女人很爽快的答应了,让丰裕准备的一些说辞都没有用上。这么爽快的应答让丰裕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。按说存心碰瓷的话,不可能会答应这个条件的,毕竟监控是不会骗人的。一旦真相暴露,他们可就没话说了。

“不用看了,这个监控已经坏了几天了,我们正在联系安装单位维修。”旁边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年轻男子插话了,语气冷淡中透露出一点点的幸灾乐祸。

“坏了?那太不巧了,要不然就放出来让大家看看,到底是我们碰瓷还是他们要赖账。”那女人仿佛很惊讶的看了一眼保安,又转头理直气壮的说着,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气势,乍一看还真能唬住不少不明真相的人。

“那真是太不巧了。”丰裕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保安,见他的眼神有些躲闪,脸上到是一副平静的样子。“我想问一下大家,不知道有没有事故发生时的目击者呢?”

“怎么?你还想搞什么花样?我们可不就是目击者吗?我男人现在还躺在地上,这不是证据吗?你到底想怎样?再这样我们就只能报警了。”女人见丰裕开始找目击者,不由的又提高了声音大喊。这么大一个停车场,目击者肯定是有的,但愿意不愿意出来作证就难说了,如果有一方当事人表现的难缠一些,即便想出来作证也要考虑考虑是不是值得。

丰裕知道,这一切都是精心策划好的,没道理监控正好坏了,而且还是坏在正好能拍到事故前因后果的地方。眼前的这个女人根本不怕去查监控,是因为她早就知道没有监控可查。

监控坏了,又找不到目击者,以现场的情况来看,多半会被认为是顾月影开车撞了人,一个赔偿责任是跑不了了。

这样的情况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就只能认栽了。但是丰一眼就能看出来,躺在地上的那个男人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,而那些鲜血,甚至连鸡血鸭血也算不上,只是一些红色的液体罢了。唯一棘手的是,怎么去证明顾月影的无辜。丰裕一时间陷入了沉思。

“就是,明明是撞了人,不赶快送人家去医院,还想着推托责任,有钱人了不起啊。”

“大姐,你放心吧,我们这么多人看着呢,警察来了我们可以给你作证。”

“现在的人哪,有点钱就发飘,开个车子就觉得了不起,开的飞快,也不知道注意一下。现在出事了吧,让他们赔钱。”

“把视频发网上去,让全国人民看看,评评理。”

周围人的情绪似乎被调动起来了,纷纷开口指责起来。同情弱者是人的本性,更何况是躺在血泊中的弱者了。

顾月影被这些异样的眼光和无端的指责弄的恼火异常,满肚子的委屈没处发泄。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,不知道一个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样的地步,不想着靠自己的本事去赚钱,却靠这种无赖般的把戏来讹钱。更让她生气的是,围观的人居然在事实不明的情况下就开始指责她,好像她有多坏似的。

可是,顾月影很悲哀的发现,她居然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来反驳他们。

这是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悲哀,这是一种无处说理的无奈,更是一种颠倒黑白的现实。

顾月影看了一眼挡在身前的丰裕,那高大魁梧的身影显得那么的安心。“好在还有你在我身边”。她暗暗的在心底想着,双手不由自主的抓住了丰裕的衣角,仿佛抓住的是救命稻草一般,紧紧的,不愿放开。

本来还想着跟他们讲讲道理的丰裕,突然感受到了那双抓着他衣角的手中传来的不安和惊慌,他的心里莫名的漏跳了一拍。环顾四周,看着这些不明真相却起劲指责的人群,丰裕才明白,或许这才是让她受到更多伤害的真凶。

丰裕悄悄的弹出一缕三昧佛魔火,钻入了躺在地上那个男人的身下,脸上露出了不屑的微笑。既然你们这么热心,那就让你们看看你们的“好心”到底给了什么样的人。

“啊。”一声惨叫声突兀的响起,原本躺着的男人仿佛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一般,猛的从地上跳了起来,双手快速的在身上拍打着,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咬他。脚步之灵活,身手之矫健,完全不是一个被撞到腿的人能做到的。

周围的人都傻了,看着他在人群中上窜下跳的样子,仿佛一个个有力的巴掌,啪啪啪的打在他们的脸上,整个现场一片安静,就剩下那男人的痛苦呻吟。

“还需要我们送你们去医院吗?”丰裕看着那女人阴沉着脸说道。

那女人也是懵了,但她的反应却不慢,上去拽着那个上窜下跳的男人就走,很快就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。

丰裕转身搂着顾月影的腰,把这惊魂未定又一脸茫然的女人送上了车。在他坐进车内,关上车门之后,透过开着的车窗看着还没散去的人群道,“即便是法官也要在证据充分的情况下才能宣判,随心所欲,毫无根据的指责,那不是仗义直言,那是助纣为虐。”声音带着一丝梵唱之意,直入现场所有人的心底。本就很是尴尬的人群纷纷低下了头,羞愧不已。

此章加到书签